科中資源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讀書筆記大全 > 讀后感 /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沉默的大多數(最新修訂插圖典藏版) 讀后感4500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2019-08-06 04:34:14) 讀后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沉默的大多數(最新修訂插圖典藏版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王小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話語中,你很少能學到人性,從沉默中卻能。李銀河、柴靜、馮唐力薦。《沉默的大多數》為王小波雜文隨筆作品精選集。其中包括思想文化方面的文章,對日常生活、社會現象的評點,以及創作文論與少量書評。書中內容涉及廣泛,有社會道德倫理、科學與邪道、女權主義、性問題,等等。完整地表現出王小波的良知、智慧和文明教養,閃耀著理性的光芒。文章深刻、聰明、懇切、有趣,提供了人們本該具有、卻又因種種原因忘卻了的本能,比如獨立的思想、自由的意志,不僅喚醒了時代下許多沉默的知識分子,更使得許多普通人重新審視自己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沉默的大多數(最新修訂插圖典藏版) 讀后感 第(1)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小波到底有多有趣(轉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文壇外曾經有這樣一個人,長得有些丑,被人罵過流氓,時常藏著壞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曉松卻把他當成“神一樣的存在”,稱之為“中國白話文第一人且甩開第二名很遠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少華將他稱作“真正敢講真話的人”,馮唐說他是“一個奇跡”“一個好得不得了的開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情詩被當成靈魂愛情的范本流傳,他的妻子稱他是“世間一本最美好、最有趣、最好看的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作品讓諸多作家驚嘆“原來文章還能這么寫”,葉兆言稱他的文字“純得不能再純”,劉瑜說他的書籍“影響了整整一代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采訪過他的李靜說:“我敢打一百萬的賭,他的作品將是被后世反復閱讀的不朽之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也許還未讀過他的書,但一定聽過他的一句話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輩子很長,要跟有趣的人在一起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就是王小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家王小波去世二十年了,他的經典語錄卻前所未有地活躍在當代人的社交平臺上,電視連續劇的臺詞中,暢銷書作家開頭所寫的引語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人都在講他有趣。那么,王小波到底有多有趣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張愛笑的“丑臉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久沒聽過有人說“人不可貌相”,反倒是一言不合就“看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王小波的長相,在《悼小波》一文中,他的妻子李銀河委婉地說“我們兩個都不漂亮。”,“他的長相……實在是種障礙,差一點就分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比李銀河,作家劉心武就直接多了。回憶起小波第一次拜訪他,他稱一開門就“嚇了一跳”“沒想到他這么高”“不客氣地說,覺得丑,而且丑相中還帶著一點兇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就是這樣一張“丑臉”,他一開口,世界就像被人在入口處摁下了開關,徹頭徹尾地換了模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與李銀河單獨見面,聊天時王小波就突然問李銀河有沒有談朋友,李銀河說沒有,王小波直接說:“你看我怎么樣?”李銀河為他的膽大吃了一驚,從此二人確立了戀愛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那個略微親昵便被冠以流氓大名的年代,突然有張“丑臉”湊上前來,嬉皮又真誠,直接了當表達愛意,不知比現在的“強行撩妹”“全是套路”要有趣多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劉心武也說,“一開始對話,我就越來越感受到他的豐富多彩。兩杯茶過后,竟覺得他越看越順眼,那也許是因為,他逐步展示出了其優美的靈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想到你,我這張丑臉上就泛起微笑。”(摘自王小波《愛你就像愛生命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有趣的靈魂,裹挾著不那么漂亮的皮囊,頂著一張愛笑的“丑臉”,寫出了一句又一句豐腴靈動的箴言和情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立獨行“反雞湯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小波插過隊,放過牛,也喂過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一只豬身手敏捷,還會學汽笛叫。人抓不住它,對它又氣又惱。王小波卻對它甚是喜歡,對它“十分尊敬”,說它“特立獨行”,甚至直呼其為“豬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已經四十歲了,除了這只豬,還沒見過誰敢于如此無視對生活的設置。相反,我倒見過很多想要設置別人生活的人,還有對被設置的生活安之若素的人。因為這個緣故,我一直懷念這只特立獨行的豬。”(摘自王小波《沉默的大多數》:一直特立獨行的豬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綱常倫理最是吃緊的六十年代,認一只豬做“兄長”,此等意趣,恐怕世間只有王小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假如現在要你勸服一個搖滾青年去做程序員,你會如何說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小波有個在清華大學學編程的外甥,卻是個搖滾發燒友,打算畢業后以搖滾樂為生。他母親——也就是王小波的姐姐——十分擔憂,便找來小波做他的“思想工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人交流,外甥說“痛苦是靈感的源泉”,王小波接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錯,痛苦是藝術的源泉;但也不必是你的痛苦……唱《黃土高坡》的都打扮得珠光寶氣;演秋菊的卸了妝一點都不悲慘,她有的是錢……聽說她還想嫁個大款。這種種事實說明了一個真理:別人的痛苦才是你藝術的源泉;而你去受苦,只會成為別人的藝術源泉。”(摘自王小波《沉默的大多數》:我怎樣做青年的思想工作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此外甥只服王小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大罐“雞湯”可煨,簡單有趣,深入人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屬于王小波的黑色幽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有趣的是,小波的這位外甥聽了舅舅的話,畢業做了程序員,后來還加入了一支樂隊做音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甥名叫姚勇,編寫過的程序最著名的是騰訊游戲《QQ炫舞》,他加入的那支樂隊,叫做水木年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寂寞如雪的“業余作者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波的外甥把他當楷模,除了佩服其有趣理性,還有一點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小波是一位資深程序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數人知道王小波是小說家,卻很少有人知道王小波可以算得上是上中國早期的程序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波的計算機水平非常高,曾經自己編了一套DOS下的獨立輸入法。姚勇去找他,看到他用自己編寫的輸入法打字,“速度簡直像英文盲打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業內曾經有一種說法,認為王小波的編程能力絕對不遜色于同一時期的雷軍和馬化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九十年代有很多中關村的老板邀請過王小波加入公司當程序員,王小波也認真地考慮過,只不過后來覺得寫東西賺錢更有意思,一一回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波一生做過許多事:下過鄉,插過隊,考過大學,出過國,學過經濟,寫過程序,當過編劇,被稱為“真正文壇外的高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這也是他身后世人才發出的驚嘆。因為不在作家協會的編制里,在當時,王小波有另外一個稱呼:業余作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壇之外,意味著與當時主流文創圈的“三觀不合”,意味著即便有想法、有作品,也不會有人為他“轉發點贊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7年《北京文學》的編輯李靜去拜訪他時,他打印出《紅拂夜奔》的初稿:“拿去看吧,出不出都沒關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拿出剛考的貨車駕照:“實在混不下去,我就干這個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《紅拂夜奔》被看做是王小波的巔峰作之一,如同一枚魚雷炸開了文創界傳統平靜的水面,在中國迅速掀起一陣自由的精神狂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在當時還是沒能出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7年4月11日王小波因心臟病突發,于北京一間公寓內逝世,終年45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他的電腦里還留著未完的《黑鐵時代》,他的妻子李銀河女士身在英國做訪問學者。王小波就和他的父親王方名教授一樣,去世的時候沒有一個人陪在身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悼念會上,主流文壇只來了劉心武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寂寞如雪”一詞在網絡上多作戲謔,常常被用來談笑取樂,但形容小波生前的文學命途卻意外地合適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孤孤單單,干干凈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王小波的名字是一個接頭暗號,我們靠他來辨別對方是否同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小波這樣的人,或許會認為寫作只是為意氣相投者,是交性情相投的朋友,而不是要求被大眾都能理解接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譽也好,被忽視也好,他和他的作品都在那里等著我們去發現、去閱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小波自幼嗜書成癖,不管什么書,但凡是能看得下去的,就雙手捧著,仰歪在床上,看得昏天黑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愛書,我們也想讓你愛他的書。一捧起就放不下那種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天李銀河接到了朋友的電話,稱找到了王小波生前早期作品的部分手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一聽,眼淚一下就掉下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手稿中,其中有一篇叫做《綠毛水怪》,正是她和小波的定情信物。當年她初讀這篇小說,發覺其中才氣難掩,一來二去便和小波有了來往,再不久就談起了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剩下的手稿還有《戰福》《這是真的》《歌仙》《這輩子》《變形記》,都是小波早期的作品,讀來略青澀,但骨里透著反叛,腦中不失理性,心里又不乏有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像他的作品,一部部讀完,才能一步步走近那個真實的、完整的王小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讓你慢慢思考,然后忽然明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心武曾在王小波逝世前一個星期給他打電話,問他晚上要不要出來喝酒。小波說自己頭痛,去不成。他沒有太在意,囑咐了兩句注意身體后就掛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劉心武回憶起小波的面容,始終覺得欠他一杯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家胡棄暗曾稱“魯迅是父執,小波是兄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有一種遺憾是,當我們想與這位大哥親切地對坐暢飲,不醉不歸時,他已經一別經年永不回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我們生活在再也沒有他的城市,所能做的,大概就是在書架、床頭放一套他的書。晚上在臺燈下讀一讀,笑一笑,看到盡興處,對他說一句:小波,這段寫得不錯喲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聲明:此文信息來源于網絡,登載此文只為提供信息參考,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。如有侵權,請及時聯系我們:baisebaisebaise@yeah.net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搜索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機推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科中資源網|豫ICP備19027550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OD真人